上海传媒网-上海新闻网|上海第一资讯门户

上海传媒网
上海传媒网 > 时尚 > 所有明星,都甘愿为她脱下衣服

所有明星,都甘愿为她脱下衣服

2017-04-30 11:08
admin
未知

时尚第一女魔头说,无论是多难搞的明星,只要听说是安妮来拍封面,第二天就会飞过来。 为什么安妮这么牛?先给大家看一下她拍过的封面: 后来安妮说,在拍摄这个封面时,其实拍了很久都不满意,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穿着衣服的: 然后安妮大胆提议列农与妻子大

时尚第一女魔头说,无论是多难搞的明星,只要听说是安妮来拍封面,第二天就会飞过来。

为什么安妮这么牛?先给大家看一下她拍过的封面:

后来安妮说,在拍摄这个封面时,其实拍了很久都不满意,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穿着衣服的:

然后安妮大胆提议列农与妻子大野洋子脱去衣服相拥在一起,列侬爽快答应了,但洋子不愿意。于是成就了那个众所周知的封面。

拍完后,安妮与他们相约晚上等反转片冲出来后再见面看拍摄的结果。但在列侬返回公寓的途中在纽约的中央公园中枪而亡。

这是列侬生前与妻子的最后一吻。这张照片刊登在次年1月22日出版的《滚石》杂志封面。

还有名利场的这个名噪一时的封面也是安妮的作品:

这是美国杂志历史上第一次以孕妇裸照作为封面。在纽约的中央火车站,杂志上架后在一个小时之内便被争购一空

美国国内的报摊都特意将它按销售成人杂志那样密封在塑料袋中摆放,有些大型连锁商店的期刊杂志柜台甚至拒绝销售这期的《名利场》。

在2005年,由美国杂志编辑协会主办的最佳封面评选中,列农和洋子拥吻的《滚石》封面被评为美国40年来的最佳杂志封面奖,《名利场》的怀孕中的戴咪 ·摩尔封面位列第二。

安妮的作品里,还有这几张也是姐我非常喜欢的:

这是喜剧演员乌比 ·戈德堡(Whoodpi Golberg)。这是1984年,她在纽约百老汇刚刚名声鹊起。她在演出的舞台剧中,一人担纲多个角色,其中一个是黑人小女孩,坚持认为她自己身体内是白色的,所以用漂白剂洗澡,想漂白自己的皮肤。于是安妮设计了这个场景。

还有梅姨的这一张,也是姐见过的梅姨的那么多张照片中,最印象深刻的一个:

除了好莱坞大腕,安妮拍摄过的人物还有政治圈大鳄。譬如说第一夫人们

还有第一先生们

还有英国女王:

在一个女摄影师还远远少于男摄影师的时代,为何安妮能够变得如此牛逼?

安妮的妈妈从小就很喜欢拿着相机对着她照相。她的父亲是一位军官,从小她就跟着父亲全美国的跑, “在我还没想过一个人可以以拍照片为生的很多年前,就已经习惯了从‘框’中观察世界,这个‘框’,就是随着父亲从一个军事基地转往另一个军事基地时坐的汽车窗户。”

安妮1968年19岁时,在日本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美能达SR-T,开始从相机的“取景框”拍摄这个世界。

1969年,安妮去了旧金山艺术学院求学,她喜欢画画,同时学习摄影。

然后她拿着自己的一堆照片去到《Rolling Stone(滚石)》杂志毛遂自荐,那时候滚石还是一个在音乐迷之间流行的杂志。

刚刚起步的滚石,大胆的起用了这个青涩的姑娘。

“1970年,我第一次获得给列侬拍照的机会,那是我从《滚石》获得的第一个有分量的任务。当时我听说杨·韦纳(《滚石》杂志创办人)准备去纽约采访列侬,那是我第一次特别想见一个巨星,我说求你带我一起去吧。我跟朋友待在一起就好,买青年优惠机票。”

安妮带了3台尼康相机,各配一支105毫米镜头,列侬和洋子说话时,她举起相机开始取景。

“他按惯例,问我希望拍什么。我拿着计数器,问他,能不能回头看我一下。列侬突然望向我,凝视镜头,让我有充足的时间按下快门。这张照片后来成为当期《滚石》封面,也成为我为名流拍摄肖像的一个先例。列侬教会我如何找到自己的状态来拍摄,这对我以后的拍摄影响深远。”

尽管小野洋子初见安妮有些不屑:“她就像个学生,我还觉得奇怪,杨没找一个很有名的摄影师来吗?”但照片出来后她非常满意。“我觉得她更关注精神层面,于是就这么拍。”

作为一个人物摄影师,安妮有一个难得的天赋,滚石乐队回忆起安妮那段青涩的岁月,说安妮可以很容易的就融入不同的群体,“她拍你,但不会让你感到不舒服”。

后来,安妮拍摄了大量音乐名人的照片。成为了滚石杂志的知名的摄影师。

接着,她还答应了滚石乐队的邀请,参与了他们的世界巡演,记录在巡演过程中的一切。

同时安妮又很好的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深入彼此的过程中,她所拍下的照片给人一种独特的亲密感,每张都充满故事

这些作品令摇滚女诗人帕蒂·史密斯叹服:“就摄影来说,在摇滚领域,她是最棒的!”

这个巡演之后,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摇滚领域的第一摄影师。

但是这个代价也是巨大的。“为了拍出最好的照片,我必须投入进去,让自己成为其中一部分。别人干什么,你也干什么,然后大家就不会特别在意你了,你想拍什么就拍什么。”而在毒品文化盛行的摇滚界中,安妮也变成了瘾君子。

后来,她的亲友把她送进了康复中心,从中心出来后,安妮就再也没有掉进去了。

之后,她离开了滚石,来到了名利场,进入了更主流的领域,好莱坞明星都成了她的模特

个个都是大明星(名利场是真的很喜欢走群拍路线)。有些明星特写也拍得很好:

然后开始为《Vouge》拍摄封面。在这个时期,她的作品开始变得场景复杂与宏大:

可以看出,这个时候安妮的摄影风格已经和滚石时期的纪实性风格有很多不同。在《Vouge》时期,她创作的这一系列的油画式人物肖像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这些作品,后制的色彩都非常浓,对于影片的后制处理,安妮也毫不避讳,为了让照片更戏剧、更冲突,各种后制可以一起上:

也是在这个时候,安妮遇到了苏珊桑格塔

1988年,55岁的桑塔格找到39岁的安妮,让她为其拍摄随笔集《疾病的隐喻》封面。

一个是写过《论摄影》的知名知识分子,一个是已经拍出非常非常知名封面的摄影师,两个人的相遇似乎注定会不同寻常。

我认识苏珊时,她需要一张宣传照,我做了准备,读了她的《恩主》。我不是个爱读书的人,但觉得这本书不可思议,觉得她是个活在想法中的人。她很了解自己,很自信,就好像不需要摄影师一样,她可以自己拍自己,让我感到很惊讶。同时,她好像决定要了解我。

似乎是很自然的,她们开始成双入对,还一起搬进纽约同一栋公寓大楼,毗邻而居。两个强悍的女人开始了一起彪悍的人生。

桑塔格对安妮有时很严厉,“苏珊希望我拍更多严肃主题。”已经成为了专为名人拍照的首席摄影师的安妮,在1993年随着苏珊来到了萨拉热窝,去记录战乱和难民。

看着安妮拍摄的这些战乱中的照片,难免的想起在《论摄影》中,苏珊关于摄影的这个评价:

摄影提示我们,接受相机拍摄下来的事物是一种了解世界的方式,但这恰好与认识世界相对立,因为对世界的认识是从拒绝接受世界的表象开始的。产生认识的一切可能性都以说“不”的勇气和能力为根源。严格说来,照片是否真的有助于我们认识世界还很值得怀疑。仅仅“提供”某种现实的简单的事实,并不能使我们充分了解那一现实的真实情况......世界的真实情况并不体现在它的影像中,而是体现在它的运转过程中。世界是在时间背景中运转的,因此对世界的阐释需要时间。只有叙述才能使我们了解世丅界。

通过摄影认识世界的局限性在于,尽管摄影能激发人们的良知,但它却无法成为最终意义上的道德知识或政治知识。就其本身而言,静止的照片传递给人们的知识将永远停留在感情用事的水平上——无论是愤世嫉俗的感情还是人道主义的感情。这样的知识将永远是廉价的知识——形式上的知识,形式上的占有,形式上的强奸,形式上的智慧。照片强烈地影响了我们的思想感受,它使我们觉得世界比实际上更容易接近。摄影给本已很拥挤的世界又增添了一个照片的世界,因此她无形中削弱了我们这个世界的价值,削弱了人们对世界产生新鲜感受的可能性。

不过不管怎样,和苏珊在一起对安妮是有很大影响的。原来那个一出场就有几十个打灯师、服装师、助理跟着的大摄影师,又回到了她一开始的起点,拿着一台小照相机拍摄真实情景下的人物。

这段经历也让在浮华中越走越远的安妮回来了。

“刚到那里他们会建议你先去太平间,明白那里发生了什么。这是战争,一切都成了赤裸裸的生死问题,一切都很乱,没有什么生死节奏。那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我的一些作品又回到了过去的视角。从萨拉热窝回来以后,我马上要给芭芭拉·史翠珊拍照,突然之间,史翠珊就显得不重要了……”

作为一个人物摄像师,苏珊也在安妮的镜头下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影像:

安妮曾说,拍苏珊会让摄影师感到自己很无用,因为一直是苏珊在控制镜头,你无法告诉她要如何摆弄自己,而是她会让你的镜头顺着她走:

“人们永远无法理解照片的内涵,人们仅仅被诱使着对照片进行幻想和猜测”。——苏珊桑格塔

在2001年,52岁的安妮用捐赠精子生下大女儿。怀孕期间,她全裸出镜,桑塔格帮她按下了镜头。

但这个时候,苏珊已经疾病缠身。与苏珊相爱了十年后,安妮和苏珊迎来了别离。弥留的日子里,安妮随她跑遍天涯海角。

安妮还用镜头记录了苏珊的最后时刻。

这些照片在安妮的影集中被刊印出来。在纪录片《安妮的浮华世界》中,当安妮再次看到这些照片,泣不成声。

如今苏珊已经离开了十年了。在苏珊离开之后,安妮又通过代孕孕母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如今的安妮仍然活跃在摄影圈了。她还会继续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作品?